Chapter 4

Weekend -58:16:00

M.K. 一言不发地望向长者离开的方向。自从在莫名其妙的地方醒来,被拷问、被自称来自 lambda 骑士团的女孩子带来学城、被据说臭名昭著的奥卡姆剃刀追杀,最后来到这栋画风与学城完全不搭边的图书馆,期间见证种种奇妙的人和事,倘若有时间向千代一一询问所有问题,大概千代一直讲到那个诡异的带刀少女重新上班来狩猎他们,也讲不完。

等到危机化解,再一口气问个够吧。与匪夷所思的经历相比,M.K. 更担心的,是自己缺失的记忆。自己的身份和过往经历尚不知晓,不过在餐厅被袭击时,M.K. 独立构造了一系列术式;听千代和长者讲述的秘密时,也意外地缺乏惊讶感,尽管记忆有可能欺骗自己,情感却不会。极有可能自己与短短一天里邂逅的各种法师是一类人,记忆丧失的现状大概正与此相关,那么为了恢复记忆,冒着被狩猎的风险留下,继续深入与同类交流,才有望找到解决方案。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意识深处,一个少年的声音倏然飘过。M.K. 没有质疑声音的来源,而是顺着想了想,看了一眼身旁饶有兴趣打量着自己的千代。

「喂~终于有反应了?」千代凑上来一戳 M.K. 的面颊:「你忘了我们来西郊图书馆做什么吗?」

「没事,试着回想下往事。我们是要来调查那个……嗯……哪位先生的死来着?」

「是 E 先生啦!」千代牵起 M.K. 的手。「你不熟悉他也没关系,很快就有用得上你的时候了。」

Weekend -58:15:27

Rolling Star 是学城最繁华商业区的一家最不起眼的咖啡馆。这个时间点,几位其他店员下了班,咖啡馆的女主人坐在柜台后,轻抚着一只蜷缩在她膝盖上的英国短毛猫。旁人眼中,正是出自油画一般的景象。

「Anna,你的任务汇报呢?」咖啡馆里出现了一位稀客。这位头发全白、看上去颇有些年纪,神态与步伐却不显衰老的男子径直走到柜台前,不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呼嘶——!!」女主人怀里的猫蓦地警醒,对着客人竖起周身毛发,目眦欲裂,大有一副要拼了老命的架势。客人显然不为所动:「Anna,下班时间来这套,我可以当幽默感,要是上班时间,那就是渎职了。」

女主人脸上泛起不耐烦的神色:「『现在是下班时间,要汇报先奉上加班费!』Anna 这么说道。」

「别跟着她瞎起哄,Isabella。」

「我可不记得跟你亲密到可以用名字相称。」女主人手指微动,柜台上硬纸板制的菜单向前一滑,撞到来客身上:「Anna 自己不喜欢的话,你们工作上的事就免谈。」

「好吧,Mitchell。不过我等不及下周上班 ,也不想在这里等她心情好起来,联盟那边的一堆破事已经够折腾人了。」他对女主人怀里的猫侧目道:「Anna,你对我看不顺眼我不管,能解释一下这次故意放走对象的理由吗?如果是潜入学城的恐怖分子呢?」

猫耐人寻味地眯了下眼,从 Mitchell 的怀中跳到柜台前,上下打量着来客。身后传来 Mitchell 的声音:「『第二,他不是一个恐怖分子——至少现在还不是。第一,我可没有故意放走他。』Anna 这么说道。」

「证据呢?」

「『联系那位恶趣味的大人物吧,她会给你详细解释……大概吧。』Anna 这么说道。」猫摇了摇尾巴,端正坐姿。

「Hypatia 要求你欲擒故纵?」Curry 一皱眉。他印象中那位指挥科学联盟的观测者(Observer)、沉默者(Silencer)两大地勤机关,了解联盟最核心机密的大佬,的确各种意义上有着恶趣味: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躲在一个虚拟小女孩形象背后,而且指挥任务哪怕到危险关头都能和地勤人员开玩笑或提出匪夷所思的要求,但失手次数仍寥寥可数。奥卡姆剃刀名义上是独立的学城治安机构,有自己的行政和侦察部门,但许多成员多少都与科学联盟有些一言难尽的暧昧关系,科学联盟在学城发挥影响力许多时候便是依赖这些成员。他本人也不例外。

「『对了一半。Hypatia 要求的是,对象对学城的威胁程度和惩戒措施,交给我全权判定呢。』」猫一歪头。「『虽然原因没有说,至少能确定对象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呢——一个没有被观测者机关直接判定威胁,又没有被 Hypatia 无视的法师。再加上任务不留档案,你说说这是个什么情况呢,长官?』」

「到底怎么回事……」Curry 想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Hypatia 没有在以联盟的名义行事?」

「『咱可懒得去猜大人物的心思呢。』」猫伸展了一下四肢。「『不过咱现在可接下一桩长期任务了,不去好好观察对象,怎么判定对象威胁程度呢?所以事情就是这样,接下来一段时间不用看你这张臭脸了,长官~』」Mitchell 忍不住扑哧一笑,补充一句:「Anna 这么说道。」

Curry 脸一黑:「你这次加班可真是积极啊。」思忖片刻,叹了一口气:「我会直接跟 Hypatia 联系,问清楚事情来由。你下周出勤之前,写一个初步的任务汇报交过来,我这边也许需要抽调人手用我的方式评估本次对象。」

猫向 Curry 伸出一个前爪,露出肉球。Curry 感觉额头青筋都要暴起了:「加班费对吧,嗯?你主人待会就能收到了!我很期待你的工作对得起这次付的份额!」他转身走下阶梯,留下一句话:「给你句忠告吧,Anna —— 对那个老妖婆多留个心眼绝不是坏事。既然她交给你自己判断,那就负责任给我看清楚和想清楚了,说不准她一开始盘算的就是另一套。」

「『你又在老糊涂了,长官。咱们不就是专业被利用五百年的机关吗……』」Anna 最后的话没有被 Curry 听见。Mitchell 张开双手,接住跃回腿上的猫,随即板着脸扯了扯两边猫耳:「你还真是接了个了不得的任务啊,不跟我好好交代?」

「喵呜……?」猫总算自己出声了,露出天真的小眼神。Mitchell 叹息着摩挲了一把猫的耳后根:「还等什么,去吧。等到回来再好好聊聊。」她站起身来,抱起猫,踱出咖啡馆,顺手换上了「CLOSED」的木牌:「我带你一程。」

「Hypatia ……」走向最近停车场的一人一猫,没有引起任何过路男女的侧目。这句不带着欢喜抑或愤怒的深沉喟叹,融化在学城的夜色中。

Weekend -58:11:46

「我说……为什么这破图书馆连梯子都没有呢!还把书架修那么高!」

M.K. 把千代架在肩头,大声地吐槽着。他们穿过石门,进入的地方布局正是一个圆形的迷宫(Labyrinth)。书架紧靠环状的墙壁,单是想取到书架一半高位置的书,一人够不着,需要像这样搭起人梯——千代牵着 M.K. 左拐右拐来到一个位置,然后不由分说便骑到他身上要取一本书。

「有什么好抱怨的,莎莎这是嫌我太重吗?」千代取书时还不忘伸手捏了一把 M.K. 的脸。M.K. 明智地止住了吐槽的冲动。思忖着接下来问什么问题好时,一本书晃悠到他的眼前:「拿到了,莎莎先去阅览室自己翻一下吧,我去取另一本!」

M.K. 将千代放下来,接过书瞄了一眼标题:The next 700 lingua arcanum。似曾相识的标题。是装订相当简陋的论文集,牛皮纸封面上标题是手写的,随手一翻,看到了罕有的打字机字体,看样子肯定不是本世纪发表的论文。

「lingua arcanum 是什么?」

「『秘法』的语言。」千代摆了摆手:「这是拉丁文。」

「千代还会拉丁文啊,好厉害!」

「我可是专攻现代魔法的好吗,人生苦短,哪有闲工夫学那种东西!」千代一扶额:“莎「你现在记忆还有些问题……术语什么的完全不清楚,对吧?」

「嗯……」M.K. 捏紧了论文集:「那我还得看这几篇论文吗?话说这跟咱们眼下要调查的 E 先生的死有什么关系?」

「因为 E 先生死前来借阅过这本论文集。而且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态呢……我们进来的这个分馆,存放的所有文献全是孤本,物理或者数字形式的备份都不存在,也不允许带出馆外,而馆员是不会把觉醒者以外的人放进来的,哪怕是『编辑部』的雇员之类了解里世界内情的一般人也不可能。」千代深吸一口气:「然而事后我们调查 E 先生的轨迹,我们怀疑 E 先生亲自借阅到了这本论文集。馆员的嫌疑暂时可以排除,都是自己人,对付洗脑的药物和术式非常专业。」

「也就是说,E 先生是一般人……这几篇论文很有价值?」M.K. 把后半句「你们啊,还需要学习一个」憋了回去。咦,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吐槽呢。

「莎莎你读完自己判断一下呗~」千代指向圆形迷宫中间的几排阅览座:「读完了以后,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线索。」

「为什么和救自己一命的女孩子一起躲避追杀,接下来的展开却是看 paper 啊!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啊喂!」

Weekend -57:27:18

千代斜倚着 M.K. 阅览座附近的书架,注视着翻阅论文的 M.K. 。若是换了一个时间场合,自己兴许会真的有闲情逸致去欣赏穿着可爱 lo 裙的男孩子在阅读中的专注神情呢。眼下实在没有这个心情。

并不是因为一个会因为下班时间到而轻易放走猎物的杀手的缘故。她对这位杀手的面孔和作派并不算陌生。在专职狩猎编外法师的人士之中,她是个完完全全的异类:招摇过市,见人就削,毫不顾忌善后的麻烦。对法师的战斗中,一直勉力将自身的术式施放水平压制到与对方防御持平的水准,依靠强悍的体术和剑术制胜。

与她短暂的交锋里,千代从她的双目里看见了毫不掩饰的兴趣感。那是与小孩看见新玩具别无二致的眼神。能确认对方不是用看垃圾的眼神看自己就已经万幸——至少能知道对方并没有认真出招,而是别有所图。至于什么与抠门上司不和所以放过自己一马之类的话……能罩得住她的上司当真会吝啬加班费么……

千代知道自己紧张的真正缘由。她装作漫不经心地观察着眼前这个大费周章救下来的可爱男孩子阅读的样子。她需要知道 M.K. 从这本论文集里看见了什么。

「呐,莎莎……」

「嗯?」

「跟我说说阅读感想啊~我好无聊的!」

「你这作业布置得好随便啊……我本来以为看了这篇东西,记忆什么的多少可以恢复一些,看来没戏啊,也看不出内容会跟什么 E 先生的最后的时刻有什么联系。不过问题倒是有一个。」

「什么问题?」

「我感觉这几篇论文讲得挺全面的,说不定某种程度算是经典作,不应该有很多拷贝吗?为什么会存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馆里呢?」M.K. 来回翻了翻略微泛黄的纸页:「『秘法』能够用不同的语言固定,这些语言的分类和相互编译,我虽然不太明白,工程量应该不小吧,能每个方面都论述清楚的文章,作者是超级大佬?」

「P Landin 当然是那个年代的大佬了……」千代暗出一口气。看样子 M.K. 能够从这份副本上读到的内容符合一般的觉醒者的情况。

「Landin?」M.K. 翻到扉页,困惑地皱了一下眉。

「不认识的话也没关系,回学校以后都有资料可以查的。话说,你没有看到什么笔记之类的东西?只是一般的论文?」

「除了论文我什么也没看见啊。」M.K. 把论文集合拢,在手里晃了晃:「还是说……这东西上附着什么诅咒之类的东西,我应该看见点啥?我不会成为下一个 E 先生吧?」

「有我这个现代魔法专家罩着,有什么诅咒好怕的?更别提这又不是几百上千年的古籍。」千代轻快地一转身:「哎,没调查出什么,改日再说吧~咱们先回住处。把书给我,我放回之前的位置。」她拿到论文集,一个响指,书脱手浮起,自动插回书架顶端的空位。M.K. 看着这一幕,半晌后才想起吐槽:「根本就不用梯子啊喂!我抗议!」

「莎莎可是赚了我的大便宜,有什么好抗议的!」千代似乎心情很好,哼着曲子走在了前面。M.K. 跟在后面,这才暗自一抹汗。

刚才他差点把「什么也没看见」脱口说成了「谁也没看见」。

Weekend -56:23:17

「呀咧呀咧,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场了~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千代牵着 M.K. 的手来到一栋洋馆门前。「这里是你安排到的宿舍,这段时间莎莎你就安心休息吧,该上学的时候我们会通知你的。」

M.K. 的内心泛起一阵感动。虽然紧绷的神经没有完全松弛下来——一个莫名其妙的杀手还盯着自己,再加上在西郊图书馆隐约感觉千代向自己有所隐瞒。不过在记忆缺失的处境下,有人愿意以身涉险帮助自己,毕竟还是挺令人感激的。

何况还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千代,那个……我住在这儿会不会给大家添麻烦啊,要是奥卡姆剃刀的杀手找上门,大家会不会有危险……」他捏了捏裙角,低声问道。

千代嘿嘿一笑:「嘛,你就别客气啦,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要说麻烦,咱倒是希望大家不会给你添麻烦就是啦。」她拉着 M.K. 登上台阶,伸手轻抚门扉,大门悄无声息地向内打开了。她靠到门边,煞有介事地向馆内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所以——欢迎入住问题少女的收容所——不对,Labyrinth 学院的后花园,Lovelace 馆!」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M.K. 的感动之情顿时消融了一大半。不过总不能转身就走吧,他鼓起勇气踏入馆内,正打量着周遭的摆设时,一个迷之黑影闪到他的脚边,绕着他转了一圈,一蹬地跳到他的肩头——一只黑猫。

「猫?这个宿舍有人养宠物吗?」M.K. 感受着肩头的重量,嘟囔了一声「好重」,黑猫立刻一挥爪,在他耳边留下几道伤痕。他正要问千代时,另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咸鱼——咸鱼你别乱跑啊……」

「咸鱼?」千代和 M.K. 愣住了。真是很有范儿的名字呢。黑猫听见呼唤声,打了一个呵欠,又从 M.K. 肩头跳下,窜到刚从楼梯走下的女孩怀中。

「更纱居然养起了猫啊……」千代扬了扬眉毛。「欢迎回来,更纱。打工那边怎么样?平时不大能在宿舍见着你欸。」

被称作更纱的女孩挠着黑猫的下巴,和善地一笑:「请了半天假,回来见见我们的新伙伴~」不待 M.K. 反应过来,她放下黑猫,规规整整地一鞠躬:「初次见面,我是如月更纱,和千代一样是住在 Lovelace 馆的同学,今后请多指教~」

「我是……嗯,莎莎·克里斯蒂娜,请多指教!」M.K. 想起在地下铁路被司空胡乱起的名字,不禁一阵郁闷。

「我听千代说,莎莎刚来学城,还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是吧?没关系,先随我到房间好好休息吧,之后能用得上我的地方不用客气噢。」更纱拂起黑色的长发,将黑猫抱起来:「来,咸鱼你也打个招呼~」咸鱼似乎懒得赏这个脸,斜了一眼 M.K. ,闭目养神起来。不知为何,M.K. 的脊椎蓦然升起一股凉意,他有了一种这只黑猫不能小瞧的感觉。

Weekend -54:00:09

Isabella Mitchell 将咸鱼送到 Labyrinth 学院的一栋宿舍之后,驱车回到自己经营的咖啡馆。将「CLOSED」的门牌翻转一面,踱上楼梯时,她感应到空气中一丝并不算陌生的魔法波动。平日的话可以等闲视之,然而今天……她握住自己佩戴的正教会十字,向黑暗中说道:「今天本店不营业,请回!」

「Isabella 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呢。」一个戏谑然而夹杂着粗重呼吸声的声音回应道。「对待老朋友都是这个样子的话,这个月的营业额也没法保证哦。」

Isabella 忍住了「我不记得交过什么老朋友」的回应,打开了咖啡馆二层的灯光。一个明显状况很糟糕的中年男子伏在咖啡座前看着她。这名客人裹着白大褂,上面斑驳的血迹触目惊心。Isabella 皱了皱眉:「Mr. Mendel 有何贵干?还有你这副打扮,万圣节还早着呢。」

「没什么事就不能来,这是你的待客之道啊。况且眼下我别的地方哪都去不了,光到这就已经很费力了,联盟最近动了真格你别装不知道。」Mendel 耸了耸肩。「你就不关心一下是什么东西出手把我伤成这样吗!」

「还有油嘴滑舌的余裕的话,我看你也没真伤到哪去。」Isabella 摆弄起咖啡壶,头也不回地回应道。「那我就不感兴趣你遭了什么事。平静的生活是我一贯的主张。」

「那就是说我真的要挂了的话,Isabella 会关心我呢,哎,有点感动了……」Mendel 似乎毫不在意对方的冷淡态度。经历一劫以后还能看见故人,让他少有地放松起来。

「啧……」Isabella 将刚滤出的一杯咖啡摆到 Mendel 桌前:「你要是说不清楚事,我这边可没什么耐心奉陪。」

「我从科学联盟叛变了。」

「哦。」

「就这点反应?」

「哇,英雄,好厉害,终于要揭竿而起了吗——」Isabella 翻了翻白眼。「我早就想着你不会在联盟一直待下去。原因是?」

「那个代号为『M.K.』的特异个体被联盟找到了。」

「哦?」

「当然,在月面基地我作了一点手脚,在常规的检测程序之前当面问了他几个问题。一问三不知,看样子记忆出了不小的问题,等到通过常规检测,特异个体的身份被确认,那可就糟透了……所以我就把之后的活甩给了赛博行者。现在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被辗转送到了学城内部保护起来,这就不是我能管到的事了。然后就是跑路呗。」

「然后你抢了艘穿梭机回来,被联盟手下的人折腾成这个样子?啧啧,岁月不饶人啊。」

「要真是那样的话可就轻松了……」Mendel 露出一个疲惫却得意的笑。「我有说我是乘穿梭机回来的吗?」

「喂……」

「没错,是跨地月级的传送魔法!要是没有被湍流里窜出来的亚空间恶魔折腾一番,简直太完美了。」

Isabella 险些打翻了对方一口未动的咖啡杯:「所以你什么都没问到,还为了这点事跟联盟撕破脸,还能从亚空间恶魔那里捡回一条命?你这……」她深吸一口气,叹道:「我活得够长了,像你这么作的家伙还真是没遇见过第二个。」

「多谢夸奖~」

Isabella 将咖啡杯推到 Mendel 手边,不经意地问道:「那你要在我这里住个几天吗?我姑且也算和联盟的大人物有过井水不犯河水的约定,他们不会监视到我这边。」

「啊,能让我用一回浴室我就很感激了,我的事还没办完呢。」Mendel 左顾右盼起来:「咸鱼在哪?我需要治愈一下我的心灵~」

「它在休息。」Isabella 一皱眉。

「那能不能拜托你把它抱下来呢?我这两天玩命儿地逃的时候,可惦记它了。」Mendel 灿烂地笑了。「我有种感觉,我和它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呢——」

「它不在这。」Isabella 重新握紧了十字架,回到波澜不惊的表情。

「哦呀,本店的吉祥物可不能偷懒呢。」Mendel 的声音开始带刺:「眼下大家都在忙,自己偷闲的话可说不过去,对吧?咸鱼在哪!」

「多说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