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来自司空的信件 Weekend, -61:02:00

一片漆黑……

但,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M.K. 感觉不到自己,也失掉了一切感官体验。千代消失了,大厅也不见了,只有隐隐的突兀感正在靠近。

「莎莎!」,M.K.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当然,只是他感觉到的方向。

「情况不太对,这封信还不完整。」千代郁闷道:「肯定是赛博网络又被干扰了。」

随着声音在空间中的反射,周围开始浮现出绿色荧光。接着,黑幕中刺出了杂乱的网格,在 M.K. 和千代之间开出一个微亮的洞来。洞口扩散,破碎的线段带着嘈杂的绿色亮点构成了框架。

「咳咳..欢迎来到我的魔法空间,这里是司空。」空间里飘出一丝软软的,带着弹性的声音。一只滑稽的肘部线框从绿点中探了出来,似乎要把千代搂进去。「不过,现在的交换网络似乎出了点意外,因此发往你们所在之处的信息有些缺失了。我不确定剩下的信息发往了何处,但应该没有人能够破译出来。」

「果然是抽象的家伙。」M.K. 咕哝着摆出无奈的表情,「我现在还看不到千代和自己呢!」

「抱歉,我再试着展开一些。」千代全身的线框已经构建完成了。

随着信件被展开的声音,黑色的空间折叠成一个镜面六棱柱。紧接着,它周围的镜像随之展开,噼啪地铺成了明亮的房间。司空的肘部也向前展开,多边形拼成手臂、手指、指甲,以及指甲侧面令人在意的倒刺。只是上端的模型,到肩膀时又卡住了,似乎大半个身体被封在了一堵墙内。莎莎开始有了五感,但除了头部之外就只剩下头顶的帽子完整地显示了出来。身体和裙摆只是线框,扭曲地漂浮在空间中,仿佛还未完工便已断臂的维纳斯。千代则完整地出现在空间内。是的,非常完整。

「我不大习惯对着一只胳膊说话,」M.K. 打趣道,「我们要用手势来说哑语么?」

「啊..这倒不必,我可以看见你,虽然还没有眼睛。」那条胳膊招了招手,又背在了「身后」。

「嗯..真是个有趣的家伙。」透着好奇和兴奋,司空的手一边摩搓一边继续说道,「以前联盟那边抓来了好多家伙,但要么能力太弱,不符合预言;要么就是完全抓错了人。那群废物即便带来一只蛤蟆或一块石头都不稀奇。」摆手指,耸肩,动作连续而自然。

「哦?是么?」千代似乎不大高兴,踱步走到莎莎身边。

「不过你带来的这家伙说不定可以。」司空慌忙说道,「请相信我的直觉,他应该就是那位不动点。大概….」

「所以说你们是谁?到底想让我干什么?」M.K. 有些迷茫。

「嗯..我们是 Knights of λ Calculus。至于需要你做什么,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也许到了大图书馆会有人告诉你吧。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要处理一些乱七八糟的文件。来,笑一个!」司空的胳膊从洞里掏出一根肠镜一样的东西,然后咔哒闪了一下。

「唔..表情略诡异。不过没关系,连同下半身我都可以脑补一下。你叫莎莎是吧?姓名:莎莎·克里斯蒂娜,性别:女,身高:162cm,体重:48kg,身份:学城西郊七曜路图书馆 42 号管理员,入学年份:2040,ID:A54758B7 734BED45,性取向:..啊这个划掉,住址….」

「喂喂你在瞎写些什么东西?」洞里传来霹雳啪啦的敲键盘声,「完全都是错的啊!」

「啊..这些都不要紧,你只需要记住现在的身份就好了。待会儿拿好证件,然后记住这些,遇到盘查别露馅就行。」说完,啪的一声回车按了下去。

「很好,接下来我要在这个世界当一位不认识的女孩子了。」莎莎略带不满地说,嘴角有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没关系啦,虽然在生物识别技术面前女装都是渣渣,但个人兴趣也没有被禁止啊!」千代露出了难以解读的表情。

「喏..这些是你的各种证件。」那只胳膊又从洞里掏出一沓卡片,不过被洞口绊了一下,洒落一地。

「呃..不好意思。」胳膊蹲下,整理好又捡了起来。「身份证、学生证、驾照、银行卡、信用卡,以及其它东西。嗯..这里还有几张它们之前主人的购物卡和健身卡,一并送你好了。」

莎莎接过对面胳膊手中的几格线框,才发现他的手已经出现了,还有胸前到膝盖的一段身体。不过还是没有腿,只有裙下丝袜的蕾丝边若隐若现,只是手中的线框,仍然还是线框。现在让我们来环视一下这奇怪的空间:中间的黑色六棱柱上,每个镜面都映出了周围的光线。从棱座向外,延展出一间蜂巢般的屋子。棱柱的镜面和屋子的墙面,互相反射着其间的一个半人和不到六分之一个人,每一点的动作都带着延迟层层反射,向中心和无穷远处延伸。

「我本来想到了一种绝妙的见面方式,可惜这里地方太小撑不下。」司空紧握了下莎莎的手,又挠了挠看不见的头,「而且你们也遇到了意外,于是只好用这种匆忙构建的术式见面了。等到下次见面,我一定带你参观一下学城庞大的地下铁路,这可是我目前的最高杰作呢!大概一个星期都逛不完。你大概很想知道它的构建术式吧?虽然现在的时间不多了,但以后机会多得是,我们再见吧?」

「好吧。」莎莎无力地叹到「还真是个精力旺盛的家伙!」

「拜拜~!」空间开始出现奇妙的褶皱,然后循着迅速折叠回信封。黑暗再次展开,一切感觉再次消失。

莎莎开始思考刚才发生的一切。信封中展开的空间内发生了令人无语的事情,破碎的人形和线框仿佛一出荒唐而拙劣的演出。但这空间本身,却有着完美而精巧的构造。构造出这个空间的术式,即便是莎莎这种程度的魔法使也没有完全弄明白,因为镜像中的世界,虽然看起来完全相同,但在细节上,每一处却都有着细微的变化。

「虽然情景相似,但每个镜像世界里构造的框线都是不同的!」想到这里,莎莎心中一惊,「这是一个实验!如此庞大的计算量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疑问越来越多,但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少。

「莎莎!」好像某处的开关被打开一般,奶黄色大厅再次回到眼前,小屋依旧,邮箱依旧,千代依旧,信封依旧。只是手中的线框,却随着空间一起折回信封,消失不见了。

「啊,赛博空间只能传递信息的,当然还有可以传送物体的魔法空间,不过那又是另一种术式了。」千代漫不经心地解释。「今天的司空似乎有些着急,她平时还是很沉稳优雅的。做好的证件稍后大概会寄到我家吧,毕竟你也没有固定的居所。信封里似乎还有张随手涂鸦的地图,上面标着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虽然画得略丑,不过跟着标识继续走就好了。总之,我们先到图书馆再说。」

于是二人转身离开,沿着昏暗弯曲的隧道继续行进。

掌司空间的少女 Weekend, -60:27:33

温暖的灯光依偎着半掩的墙壁徐徐展开,环过二人的身影,便偷偷跟着冷峻的铁轨延向身后。灯影在远处收成一条细线,扑打的飞蛾也拖着自己的残影追去了。莎莎沿着一弯新月的内弦前行,身旁有千代的指引和守护。他们踢踏的脚步声回荡在长长的隧道中,不知何时又悄然散去。时间流逝得如此安详,仿佛要入梦一般。莎莎的身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太过离奇,彻底搅乱了莎莎的一切认知。他开始整理思绪,脑海却只有一滩破碎的迷影。「我是谁?来到这个世界要做什么?他们是谁?还有同样境遇的人么?….」无数疑问在心中纠缠,所有的事情似乎能连成一线,却又在最关键的点上断开。莎莎不断地思考着,表情越发地困惑。突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寂静。

「啊!前面还有列车在运行呢!」千代率先打破了沉默。

「这里的列车会开往哪里呢?」莎莎望着眼前飞速行驶的列车开始减速,空荡的车厢内闪过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的身影。恍惚间,一阵尖锐的刺痛从他的皮肤穿过。

「嗯?哦,有些开往图书馆,有些开往实验室和旧仓库,有些会停靠普通的站点,还有些是老酒吧或旅馆。至于其它地方,大概只有司空知道了。」

「司空?刚才那个家伙?」

「对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们最得力的工程师之一。她独自设计建造了学城的整个地下铁路系统,我还记得第一次通车时她脸上兴奋的表情呢!」

「但感觉起来似乎是个奇怪的家伙?」

「那个家伙有很多恶趣味啦。」千代叹道,「不过人还是很好的。我刚来到学城时,有一次在街道上迷路了,一个人到处乱转,又气恼又烦躁。这时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路边玩着什么,于是打算上前去问路。」

「然后她就指给你咯?」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我悄悄走到她身边,刚想问她,却发现她似乎在让蚂蚁走迷宫。可每到那只蚂蚁快走出来时,她又会把迷宫的中心点移动到蚂蚁所在的位置,看起来只是在恶意地玩弄那只小东西。她非常专注,似乎完全没注意到我,于是我转而开始教育她。可她却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姐姐你是迷路了吗?』那种软软的声音跳跃着进入耳朵,把气恼和烦躁一扫而光,当时我瞬间就被萌化了。」

「哈哈!你是萝莉控吗?」

「才不呢!」千代反驳道。「不过她真的很可爱,看到她眼睛的那一刹那,我脑袋里的什么东西断掉了,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她踮起脚尖,把那只蚂蚁和一粒淡蓝色的晶体放在我的指尖上。晶体迅速浸入到我的血液里,在手掌上展开了一副镜像的学城地图。之后,她的双手在我的掌心飞快地轻点、跳跃、旋转、滑动,城市的街道在我眼前飞速掠过,身边的景象也随之变化。明明身体没有动,但回过神来,我却到了大学的门口。指尖的那只小蚂蚁也掉到地上,快速逃进了蚁穴中。」千代的眼睛里闪着光,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情形。

「寻路魔法?」

「不大像,而且地图也是镜像的,我问过她为什么,她说从她的视角看上去就是这样的。也许是因为她住在地下的缘故?至于那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法,她到现在她也没告诉过我,不过从那天开始我的路痴就治好了。」千代一吐舌头,继续说道:「报完到之后,我和她一起去吃午饭。她递给我一个精巧的金属盒子,就是这个。」千代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酒壶般的东西。

「这是我们的联络器,它除了可以看时间,还可以通话,非常方便。这个小杆子还可以拔出来呢!」说着,千代从小酒壶上抽出了一根可以拉开三段的金属杆。「不过我也不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千代把它收了回去,继续把玩着。

「刚才我们是在哪?什么是赛博空间?」莎莎继续着她的疑问。

「啊,刚才那个就是司空的赛博空间啦。」千代认真地解释道,「赛博空间是魔法空间的一种,一般用途就是通过赛博网络面对面地传输数据之类的。不过你也可以在里面构筑任何东西的图像和模型,还可以在里面模拟术式的构造、解释以及施放效果。每个魔法使在开始学习魔法之前,都会先学习构造出自己的魔法空间,以便在里面以一种更加安全的方式学习魔法。即便在施术过程中出现错误或意外,也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不过赛博空间有个缺陷,就是只能进行简单的标准魔法作用的模拟。一旦魔法施放到真实世界里,通常还会由于现实的复杂性而受到干扰。」

「哦..」莎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这个小盒子里面记录了进入司空魔法空间的密钥和方式」千代继续说,「不过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能用,因为用完一次后它就会熄灭,还要交给司空去修复。之前的六棱柱就是她魔法空间里一个有趣东西。从六棱柱的一面穿进去,里面又是一个同样的空间,同样的六棱柱还在空间正中;从空间的墙壁穿过去,外面还是一样的空间,空间墙壁穿过去又是一样的。有时墙壁会变得透明,有时又来回反射里外的东西,让你分不清究竟是在里面、旁边还是外面,是在哪一层里面。我曾怀疑过其实它就是自闭合的一个空间,不论怎么穿过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可司空却说,每一层的每一个空间都不一样,每一个互相反射的镜面空间也都不一样。然而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同。有时我会偷偷跑进她的魔法空间里,玩她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但进入那个六棱柱后却总是没办法自己出来,只好联系司空,看她进来,念着 ((α → β) → α) → α 形式的咒语,手里写着 call/cc 带我跳出去。」

莎莎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创造出过非常相似的构造,但却又忘了在何时何地,只记得和一位少年欢谈的午后。

「不过司空最得意的还是这个地下铁路啦。」千代完全没有要安静的意思。「之前追杀我们的那个家伙是奥卡姆剃刀的人。他们的信条是『若非必要,勿增实体。』所以这个地下铁路,由于即没有被他们观测到,又无法在记录中找到,或者记录中显示已废弃,因此对他们而言是不存在的,这里只是实心的土壤或岩石罢了。这也是地下铁路得以构建的原因之一。当然,要建成如此庞大的地下隧道体系,仅凭司空的魔法能力是无法做到的:他并没有创造新的隧道,只是将过去曾经存在过的隧道复制到需要的位置罢了。如果没有那么多隧道,只需复制其它时间同样的隧道就好。之后司空要做的,就是改写学城地下空间的数据,然后发往西郊图书馆,让那边的管员写入到学城的历史记录中了。」

「嗯..这倒确实能解释为什么那么古老的隧道可以刚刚建成。虽然还是听起来不大可能的样子……」莎莎一脸怀疑地说道。不过想到自己的经历,似乎也没那么不可能了。

眼前渐渐又明亮了起来,这次变成了米黄色砂砾的墙壁。二人走出隧道,来到了一个破旧的车站。

「啊!我们到了!就是这里!」千代说完,抱住莎莎的腰间向上一跳,闪亮的星空便出现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疑团 Weekend, -59:05:12

暗风在旷野上孤独地游荡,所到之处,惊得草丛颤抖起来。孤风撞上一棵古树,又哀嚎着逃进了车站。卷起的灰尘却不小心勾出一个喷嚏。

「阿嚏!」莎莎揉了揉鼻子,「似乎有点感冒……」

「放心啦,baka 是不会感冒的。」

「都说了不是 baka。肯定是某只⑨在作怪。」莎莎辩解道。

「出了车站,我们还要继续走上一阵。西郊的图书馆非常偏僻,因此人迹罕至,只有不辞辛苦的邮递员和研究学者才会偶尔前去拜访。近日的人却多了起来,逗留一阵子,然后又悄然消失了。」千代指了指地上杂乱的脚印和车辙印。

「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年前,全球范围内的十二个引力波探测装置观测到了异常的空间扰动,由于它的模式不同于以往观测到的任何引力波,因此科学家们兴趣高涨了起来。可诡异的是,位于日地 L1 拉格朗日点和地月 L4 拉格朗日点上的两个探测器探测到的时间却延后了。经过计算,空间扰动的来源在地球。学城一时谣言四起,但各种猜测都未能占据主流观点。之后有消息称之为计算错误,并将其与中微子超光速事件类比,各界也相安无事,媒体便没有再关注过,只有一些科学家还在继续研究。」

「所以和这里有什么关系?」

「事情本来到此也就结束了。可是在去年三月,一位相关研究者爆出了各国政府联合封锁此事的消息后便自杀,疑点也层出不穷,于是各界媒体便开始关注此事。去年七月,又有几位学者因事故接连死亡,媒体界却全部噤声了。接着『编辑部』成立,学城变得人心惶惶。之后又有独立记者和各界学者各自展开调查,E先生亦在此列。」

「啊!那个考古学家?」莎莎想起了今晨的报纸。

「群众对此事的记忆早已淡化,媒体上依旧充斥着浮夸到娱乐至死的内容。然而科学联盟对此事十分在意,Knights of λ Calculus 也随之成立。到今年春天,E先生在图书馆被害,其他记者也不再关心此事,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感觉有什么惊天阴谋的事情?所以我们是要前往 E 先生被害的图书馆……」

「并不是!」千代打断了莎莎,「E 先生不是在西郊图书馆遇害的。只是他在遇害前最后去过西郊图书馆,之后消失了几个星期。等到我们的情报人员发现他倒在城南图书馆的地板上时,距离他真正的死亡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但糟糕的是,编辑部已将事实敲定在人们脑海里,我们的魔法已经无力回天。」千代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起来,隐隐透着悲伤与无奈,「不过,我们要调查的事情确实与此有关。」

莎莎不再发问。二人牵着手走在原野的小路上,此起彼伏的蛙声取代了这种寂静。星幕下的虫儿鸣叫着掩饰自己的慌张,它们互相安抚着,相信着今晚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墨色古堡 Weekend, -58:41:33

峻黑的哥特式城堡从夜色里浮出,兀矗在地平线上。二人慢慢靠近,墨色的轮廓便萧肃着压来。烟熏的墙壁外爬满了藤蔓,沿着裂缝向上缠绕伸展。高处竖立着一座钟塔,时间指向十点二十分。砖墙的剥落处隐隐透出血色,似向世人发出了危险的警告:请勿靠近,这里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

「这座城堡由红砖修砌而成,馆藏有很多历史悠久的文献和书籍。传言百年以前,恶魔之妹纵火烧毁了整座城堡,城堡的门番便协同女仆长将图书馆的入口隐藏起来。所幸图书馆建在地下,与烈火隔绝才得以保存。后人发现城堡在烈火烧灼后,仍坚若磐石,便在此之上重修,作为学城西郊历史档案馆,保存整个学城的文报和历史档案。」千代装作导游的口气说道。

「唔哇..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莎莎打趣道,但随后被千代的敲门声打断。

「咚咚咚!」扣响的门扉将振动传遍了城堡。

「谁在那?」威严而厚重的声音从头顶落下。二楼的窗格里摇曳着烛火,窗边隐约能看到一位长者的身影。

「λ-骑士团成员千代奉司空之命引客前来拜访。」千代一本正经地回答了长者的问话。

「老朽已恭候多时了。」

声落,门开,吱呀呀的声音将大厅拉到莎莎面前。千代挽着莎莎的手,踏上了布满裂痕的地板。声起,门关,黑色的城堡又没入了寂静的夜晚。

二楼的灯影渐暗,烛光将长者沉重的脚步按在阶梯上。莎莎看到一条麻布长衣拖着地面走来,粗布的绳带将它匝在腋下。长者披着厚厚的蓑衣,头上带着斗笠,一副玳瑁质的方框眼睛架在他的大鼻孔上。

「好奇怪的装束。」莎莎心想。

「你就是那个魔法使?」长者的眼镜里透射出微光,映着莎莎同样奇怪的装束。

「是的。」莎莎应声答道。

长者的蓑衣上流下了水滴,沿着边缘滴落在地面上,在周围拼凑出一个圆圈。

「很好。老朽是本城堡图书馆的管理员,负责文件和档案的管理。科学联盟的高层有事相托,请随我来。」说罢,长者俯身引指,转身绕到大厅的后面。二人随行,四处张望着,打量着这有些格格不入的城馆。

城堡的大厅顶部混合着哥特和巴洛克风格的装饰,深红色的墙壁上点着一盏盏油灯。左右两侧的走廊通向深处,比外面看起来似乎大得多。大厅正中是通向二楼的楼梯,楼梯后面有一座庭院。院中花草稀少,但看得出来被精心打理过,虽然已至深秋,可还能闻到飘来的阵阵幽香。穿过庭院,又看见一片水潭,空明的水潭映着星空,湿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烛光摇曳两三,化作一缕青烟飘散。于是。三个身影便夹在星空的缝隙里,寻着回廊游转。

「图书馆的档案里记载了这片地域的历史。从人类文明发源,到科学之光灿烂;从国邦历史沉浮,到市井风俗小传。千百年来,这座小城馆也几经摧残,又几次重建。虽说每次都不太一样,可存于地下的文字,却一直绵延到现在,从未中断过。」长者的声音里充满了厚重感,莎莎从他的皱纹中看出了丰富的人生经验。

「近几世纪以来,科学之光横扫了人类天空中几乎一切的阴霾,从宗教信仰,到神话传说,再到未解之谜,一切曾经无法解释的东西都以某种科学的方式被理清了。其它认知世界的体系几乎消失殆尽,只有一些科学的光芒无法触及的阴暗角落里,一些矛盾的东西才得以幸存。对于旧体系消失的原因和经过,档案中都如实记录了下来。但对于科学尚未能解释的东西,人们便将其封存起来,以便将来的研究。而这其中,就有来自科学自身的东西,科学联盟便是为此而存在的。」

「您又是为何而存在的呢?」莎莎反问道。

「我?哈哈,」长者笑了笑,「我曾带领着一个城市,从愚昧落后的乌云下走了出来,用科学、经济和文化之光,打开了阴郁的天空,冲掉了城中腐臭的污泥。可一些曾身陷囹圄的人们,突然见到如此的光芒,就使劲伸展着,又在他们身后投下了新的阴影。也许等到某天,他们开始对光芒习以为常时,才能为身后之人让出更多的光吧。如果到那时,世人还记得我微小的贡献的话,我便此生无憾了。」

一边说着,他们来到一面高大的石墙前,左右望去,都伸向无尽的黑暗里。不知为何,莎莎想起了大厅的走廊。墙体分为多层,似乎是在不同的时期逐渐加高的。砖块也多种多样,有的上面嵌了生锈的把手,有的砖缝间还夹着残断的绳索,砖缝里面偶会闪出微光。墙根下堆了些断裂的木头,上面长满地衣和蘑菇。长者推动几块砖石,惊跑了一些小虫,砖块便向周围收起,避让出一道石门来。

「从这里开始,就不再是我的领域了。你们只管进去,去找你们需要的东西吧。」说完,长者便致意,然后转身离开,成为水中天空里的一颗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