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下班后,坐在地鐵列車里面,我髮現四周乘客好像都正瞪着我。他們的眼神很不開心。他們的嘴脣上下翻飛。我能夠聽見他們的話語,他們的斥責。我知道,他們肯定是因爲我在大聲外放音樂,所以才對我不滿。於是,我只好掏出手机,把聲音開到最大。霎那間,所有的責怪都被一掃而空。環顧四周,我看見的不在是一張張幹枯的臉。而是如歌手鬱……

「这是什么字?」

M.K. 把自己埋在地下通道的人潮之中,一边缓缓行走,一边读着于地下通道入口处免费分发的报纸《都会》。忽然,他停下脚步,抬起手指,指向报纸上一个绿豆大的黑字,向身边行走的女生发问。

「都说了别看这种报纸啦!」

在 M.K. 眼前,读者来信版上的花花绿绿突然消失了。他看见一张脸,一张看上去很不开心的脸。这张脸在他面前停留了好几秒钟。他發现,这张脸好像被刷上一层白漆,可怖至极。以至于,他感到一种冲动,怂恿他凑上前去,用手指擦拭那张脸,好除掉那讨厌的白色。后面的人推了他一下。他以为自己就要撞在那张脸上了。但那张脸也在向前移动。人潮和人潮里的人,都只能向「前方」一个方向移动。这是一条单向街。他们是单向度的人。

这时候,那张惨白的脸,就如几小时前,那张对着他微笑的脸一样,让 M.K. 有了一种从梦中醒来的感觉。

「你看别人都拿着报纸。」M.K. 抗议道,「要是我不拿一份,岂不是很可疑吗?」

「现在呀……所有人都已经下班啦。」

后面的人又推了 M.K. 一下。

「所以说,我们现在安全了吗?」

「倒也不能这么说。奥卡姆剃刀那帮家伙,全都是拿钱干活。他们暂时不会再找你麻烦。但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怎么说,这里也是那帮人的大本营。」

「那帮人?」

「嗯。那帮人。」

千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正好站在一盏灯下。荧光灯的色泽冷漠寡言。M.K. 看见,千代太阳穴处还沾着一滴血。血滴已经凝固。灯光让千代的脸加倍苍白的同时,也让那血迹显得更黑,更暗,更沉重了。

「怎么了?」千代问。

「几……几点了?」

M.K. 认为,对于一位认识了只有几个小时的女性,这种问题是绝对安全的。

千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握在手心。M.K. 看见了一些不锈钢的光亮,还有一些橘黄色的光,从千代的手心向外弥散。

「现在是六点十八分,或者说,是

周末,倒计时,六十二小时,四十二分钟

一边随人流走着,千代一边缓缓翻动报纸。彩页不时从 M.K. 眼前掠过。他看见了锥子脸,锥子脸,锥子脸,还有一张用以和锥子脸对比的圆脸。那是一则整容医院的广告。页面下方,用现代衬线体写着几个不明所以的大字,「参与提喻,转喻,以及隐喻。」。

千代停在了报纸开头的一面。她叠起报纸,将一则新闻递到 M.K. 面前。

「这就是我不让你看这份报纸的原因。」

黑体字挤成一团,高声嚷出,「知名历史学者死因仍未查明」。

然后,话音未落,这几个黑体大字就有如风中朽叶,忽然就被扫去了一旁,在人群的夹缝之中,滑落到了地板。

「这个人……他不会也是……」

「不是啦。但是……也不能说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呢。这个 E 先生,研究历史时总要和宏大叙事的那套对着干,在正史边缘,挖掘出不少有趣的东西。」

「和魔法有关的东西?」

「正是。如果你不是 baka 的话,应该就知道了吧?」

「人家不是 baka 啦。」

通道转了一个直角弯。两人被人潮推着,走了过去。

「我们的情报部门很大一部分都潜伏在图书馆之中。所以,E 先生出事之后,我们很快就从当地的图书馆员那里得到了消息。那天晚上,我们派优秀的组员,潜入了当地的一间医院。E 先生的遗体就在地下一层的太平间里。那天是周三。我们本以为会遇上奥卡姆剃刀的守卫。结果,等他们到了那里,却发现,医院里一点戒备都没有。」

人潮又拐过一个弯。被丢弃的报纸,已经不知道被多少只皮鞋踩踏过。

「之后,他们就开始使用治疗术式。效果起初很好。因为被宣布死亡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所以 E 先生没能苏醒。但至少他的心肺都很快恢复到了正常状态。本以为到黎明时,就能见到他醒来。谁知道,等天蒙蒙亮,E 先生的呼吸却停止了。不一会,心脏也不行了。我们一筹莫展,只好放弃了。」

「但是这和……」

「你知道他是几点停止呼吸的吗?」

「几点?」

「早上七点。」

「这个时候……」M.K. 试图打趣,「奥卡姆剃刀还没上班吧?」

「他们没有。但问题是,七点钟,是早间电视新闻的时间。在那个塑料盒子前面,成千上万的普通人看到了 E 死亡的消息。有一张他倒在图书馆地板的照片,被电视台播出,继而进入了成千上万人的脑子,成为了成千上万人的记忆,成为了成千上万种百科全书中的既定事实。我们肩膀羸弱,无法支撑这成千上万本百科全书的重量。这,就是魔法失败的根本原因。」

无论是表情还是语调,都让 M.K. 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太不严肃了点。他感到万分荒唐。但他又马上想到,或许,他现在的懈怠与漫不经心,是对他一小时前近乎崩溃的心理状况的补偿。他看向千代的脸。血迹依旧在。而且,除去太阳穴那一点,在下巴和耳垂上,也都沾着已经凝固的血液。要是这些血液都能回到千代体内的话,她也许脸色就不会这么难看。M.K. 暗自想。

「负责传播这些新闻的,是『编辑部』。奥卡姆剃刀负责物理消灭,编辑部负责认知抹除。前者虽然可怕,但是付不起加班费。『编辑部』里面,却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都市人,要他们通宵,他们就得通宵。新闻全天候推送。见到奥卡姆剃刀还可以跑。但是在『编辑部』面前,我们无处可逃。」

周末,倒计时,六十二小时,五十分钟

消息来得实在突然。按照原计划,千代会带着 M.K. 坐上地铁,前往国家美术馆,在那里走进一条废弃隧道,前往地下铁路。那条隧道修建于三年前,有六十多年历史,是司空的得意之作。虽然,司空实在想让初来乍到的 M.K. 一睹这一建筑杰作,但消息来得实在突然。几分钟前,司空桌上的矿石无线电收到讯号,是来自千代的声音讯息。

「有突发情况。我们可能没法坐上地铁。赶快作准备。我们可能得从华伦街进入地下。」

千代的声音十分虚弱,语气却颇为急切。一定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司空想。

于是,她解除了屏幕保护程序,输入密码,登入了出版系统。设计精良的索引系统让他在五秒钟之内就找到了需要的书。《学城地铁的废弃线路》,出版于八年前,记载有他三年前修建的那条有六十多年历史的隧道。

作为普通的藏书爱好者,司空当然无法接触到用以印刷原书的数字排版文件。不过,在印刷好的成书中,隐藏着各种司空需要的信息。只要对书页进行扫描,分析诸如字体选择,文字间距,装帧设计,乃至图片中的墨点布置等等的细节,就可以获取足够的风格信息,用于制造足以乱真的页面。

系统依然缓存有三年前的扫描结果。所以,司空现在要做的,就只有敲打键盘,写下诸如「华伦街原先是地铁三号线的终点站。但是,在三号线延伸工程竣工之后,原有的三号线车站就被废弃了。」这样的文字。而与此同时,来自世界各地的地铁车站的图片正在经过层层处理,到最后,变成了一副来自现实世界,却不属于现实世界的,地铁车站站台上的照片。

或许是因为数据集的原因,司空得到的图像有些诡异。但他没时间挑校系统了。一把书页处理完成,司空就把经过非对称加密的文件经矿石无线电发送出去。在学城,能够接收这一信息的,只有资金短缺,无人问津的西郊图书馆的一名馆员。

周末,倒计时,六十二小时,三十六分钟

千代的气色似乎好一点了。

「不过,这次也还好啦。那家伙一动手,这一整片都变得乱七八糟。商场疏散了顾客之后,锁上了大门,『编辑部』的摄影师没法进来。也就是说,他们可是伤不到我的呢。」

她现在觉得,似乎刚刚见到了大场面的 M.K.,比她更需要照顾。

「不过,要是没有你的话,估计我也已经不行了吧。」

「什么意思呢?」

「我那时候受到那样的事情变成了那个样子,肯定是没法对自己施放那种术式的。」

「是……啊……」

M.K. 显然对各种「那种」毫无头绪。在他的眼前,只有几个模糊的场景,提醒他「那时候」是哪个模样。

「幸好你及时用上了启动术式。否则的话,我就会那……」

「等一下,那东西叫『启动术式』?」

「是的呀。」

「原来那不是手雷啊!」

周末,倒计时,六十三小时,五十九分钟

在长刘海杀手少女走出餐厅之时,鼻腔里充满来自千代的铁锈味的 M.K.,突然在千代的提包里,看见了一个带手柄的铁皮圆球。

从外观上看,是一个手雷。

「你给我……!」

M.K. 拎起「手雷」,拽开了插销。他抬起手,想要用「手雷」砸碎少女高傲的背影。但是,因为刚刚在构建术式上费去了太多的力气,M.K. 的手指竟然无法抓住那细长的铁质手柄。「哐」一声,「手雷」掉到了千代柔软的肚皮上。M.K. 呆住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是更害怕自己被炸成碎片,还是害怕看见变成碎片之后的千代。

可是千代没有变成碎片。一秒钟后,她睁开了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头上的铜制吊灯。

接着,千代的四肢一个接着一个,像是触电了一样抽动。先是左手,然后左腿,右腿,最后是右手。与此同时,她双眼的瞳孔也极有节奏地收缩,扩张。M.K. 跪在她身前,弯下腰,想要搞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在这时,千代张开了嘴。她的嘴唇开始机械性地张合。

M.K. 没有听懂她大部分的话语。他只记得,在最后,他听到了一句用自然语言说出的命令。

「换一套干净衣服,然后赶快出去!」

「什么?」

M.K. 觉得自己说话带着哭腔。

「去隔壁的 Baby 店里找一套合适的干净衣服换上。钱我当然会留下的!然后我们赶快从这里出去!」

尽管千代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站起来,但在她站起来之后,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拎起了正在偷偷抹眼泪的 M.K.。就像是从地上拎起一只洋娃娃一样。

周末,倒计时,六十二小时,三十四分钟

M.K. 忽然想到,在从侧门逃离商场时,似乎看见了手持专业相机的黑衣男子正在试图进入商场大门。他的背脊爬满了蚂蚁。可恶,不,可怖的人。他想。

而在他身边,知道了「手雷」究竟是何方神圣的千代,正在捂嘴窃笑。

M.K. 发现,千代的脸色似乎变得红润了一点。

不过,M.K. 还想问自己,为什么在看见那个带着手柄的铁皮圆球时,会把那当作是手雷呢?

眼下,在 M.K. 的脑海里,过去的种种记忆,见到过的人,遇到过的事情,都好像和他隔着三千米厚的海水。昔日的阳光在海面荡漾,而他,则被乌黑粘稠的海水压在了三千米之下。那里寒冷,寂静,连一条鱼都看不见。触摸着他的,除了千代软绵绵的手掌,就只有那沉默不语的强劲海流。

「炸!」

这是 M.K. 自己的声音。但问题是,这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决着!」

漆黑粘稠的海水里,突然崩裂开了一种像是星光的东西。M.K. 抬起头,看向那光的方向。他看到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 QWERTY 键盘,上面不少字母已经被磨去。他看见了屏幕上炸开的蓝色光线。他看见了一个在空中翻滚的圆球。他看见了自己使用的招式:掏出魔法手雷,丢向敌人,解决战斗。

光芒很快就被海水吸收殆尽。

等 M.K. 意识到这是自己记忆的一部分时,这一点小小的记忆碎片,却也离他而去了。这是一个格斗游戏。抛掷魔法手雷,是他惯用的角色的技能之一。仅此而已。而除此之外,对于游戏的标题是什么,自己在和什么人玩游戏,这样的问题,他都一无所知。

人群向前挪动了一点。后背与后背的缝隙间,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因为突发事件,地铁全线正进行人流管制。请向我们出示您的证件。感谢您的配合与支持。」

拐过又一个弯道,在两人的耳边,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声广播。几秒之后,便又重复一遍,永无休止。透过人群,M.K. 看见,在走廊的另外一侧,有几个钢盔凸起在人群之上。他扯了一下千代的裙角,问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千代说,「可能是他们在找你,也可能是找别人,比如叛徒,或者一般的通缉犯什么的人。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肯定是没法坐上地铁啦。」

「那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呀!」

「我的职责,就是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呀!」

一位高大男子从后面撞上 M.K.。他发出细弱的一声「啊」,然后扑在了地上。

手肘着地,不过,没有磨破。昂贵的裙子似乎沾上了一点污渍,但没有勾丝,蕾丝花边也完好无损。不是什么大问题,还好。

然而等他站了起来,他却发现,那汹涌的人群不见了。人手一份的《都会》不见了。周而复始的广播声不见了。只有千代还在。她正站在他身边,用手蒙着自己的眼睛,低声念着什么书上的文字。

四周的一切都和先前不一样了。铺着铝制面板的墙壁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左右两侧图案华丽的彩色瓷砖。色温冷峻的荧光灯也没有了。M.K. 抬起头,看到了悬浮在玻璃圆球中的一根红热丝线。好像是什么因为耗能过大而早就被立法禁止的东西。他想。

「啊,注意不要回头哟。」

千代背对着他,对他伸出了手。

「为什么?」

「这一片都是刚刚建构好的,还有许多地方不完全。往后看的话,可能会遇到失调的情况而遇上麻烦。」

在被千代牵着行走之时,M.K. 看着水磨石地面和并不太平整的瓷砖墙,怎么都不相信这是刚刚建成的地下通道。

很快,两人来到了一处空无一人的站台。站台很窄。天花板和墙面都是弧形的,仿佛整个站台都处在一条管道之中。而在站台的墙上,可以看到一些红色的大圆盘,上面有一条蓝色横条,蓝色上写着白色的字:

「华伦街」

「因为情况特别,我们只能沿着新修的地下铁路走过去了。抱歉啦。」

正对着站台的轨道下方,不知为何,有一个很深的水泥凹槽。上面架着四条铁轨。在站台尽头,千代踏上当中的一条铁轨,如走平衡木一般走了几步,然后踏上了筒型隧道中的平整地面。

「因为是废弃的车站,所以铁轨是没有通电的。下一列地铁是不会来的。请放心上来吧。」

晕眩感击中了 M.K.。「下一列地铁是不会来的」。千代的话,应和了他意识中某处的声音印象。这一声音印象,又指向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概念。一种身体感受。痛苦。以及如同浑身被濡湿了一样的寒冷。

他发现自己正走在隧道中,左右是谦卑的暗红色灯光。千代在前面走着。看起来,千代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小失神。她正在快速踏步,顺着缓缓弯曲的隧道行走。

于是他也加快了脚步,跟到了千代后面。因为隧道里空间狭小,两人没法并排行走,他便只好保持这样,和千代一前一后地走着。

「说来……这真的是新修的吗?」

「估计修好还不到一小时吧!」

千代稍稍回了一下头。在两人的前面,已经可以看见下一座车站的月台了。

「这怎么可能!」

M.K. 看向身侧。在用来形成隧道侧壁的铸铁管片上,清楚地铭刻着管片的生产商,批次编号,还有生产年份。这么看来,这条隧道起码有四十年的历史了。

「这里的确有四十年的历史。不过,这也的确是刚刚才修好的呀。」

「这也是什么术式的成果吗?」

「算也不算吧。说他算,是因为没有术式的话,要修建这条隧道就会极端困难。但是说他不算,则是因为,术式在这里起的不是决定性作用。只靠术式,也是不行的。」

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接收不了更多的新知识了。总之,在千代对他又说了一大串话之后,M.K. 选择不再发问。隧道很长。他们经过了三个车站,每个都空无一人。一路上,那句「下一列地铁是不会来的」,依然回荡在隧道之中。M.K. 能够在空气中捕捉到如此的震动。一种直通潜意识的邪恶小道。有的时候,他甚至会为此打寒战。

但他还是决定不告诉千代这件事。要是说了,可能就又得听一次未必能听懂的说明了。

周末,倒计时,六十一小时,五十四分钟

长时间在寂静中行走,让 M.K. 的腿脚和感官都麻木了。在四周骤然变得光亮的一刻,他甚至对此毫无知觉。要千代提醒了他,他方才发现,他们好像来到了什么地方。

「欢迎来到莲塘车站!地下铁路的枢纽车站!」

突然发觉自己正行走在光明中的 M.K.,抬起头,马上就感到了一种正在向后倾倒的错觉。这里虽然是地下,可这座车站却莫名宽敞。红砖砌成的长方形柱子与圆拱力大无穷,撑起了离 M.K. 有五六层楼那么远的屋顶。而在屋顶上,黑色的背景上,则画着一张星图。绘制考究,十分精美。一颗颗星星如同是飘浮在真正的宇宙当中,不时闪烁,栩栩如生。M.K. 觉得,要不是千代伸出手,把自己向上拉了一把,那他就要为那星空吸走,成为当中的一部分了。

站台上依然空无一人。但是,明显可以看见有人使用的痕迹。垃圾桶里装满了咖啡纸杯。长椅上放着不知是被谁丢下的报纸。M.K. 走近看了一眼。发现,那并不是他曾在地面上的报亭里见到过的任何一种报纸。

「这里还是会有列车来的,所以还是小心点好啦。」

远处的墙壁上,有一个精致的显示屏,上面显示着接下来的车次,停靠月台,行驶方向,以及发车时间。M.K. 盯着那些地名看了一会。忽然,显示牌上的文字开始哗啦啦地翻动。变成了另外一些地名,另外一些时间,另外一些车次。

转过身,他看见千代正在把弄手中的一样仪器。那东西有小酒壶的尺寸,不锈钢的光泽,几个外观朴素的旋钮,还有一种神秘却让人感到十分安心的橘黄色光亮。他想起来,在地下通道里,向千代问时间的时候,她也曾拿出过这个东西。

他凑上前去。

「哎呀,我们稍微有点晚了。」

千代却又将那样东西塞回了口袋。她随后迈开脚步,向着月台的另一头快步行走。

「我们现在去哪里?」

「为了安排你今后在这里的事情,得带你去处理一些文件。」

千代转了一个圈。在柔和的黄色灯光下,她的裙子飘了起来,就好像要带着她飞起来一样。

不过此刻 M.K. 想到的,却是在那家摆满了这类衣着的商店里,千代丢下的纸钞飘落在收银台上的模样。

「很着急吗?」

「倒也不。不过,我想先去和司空打一个招呼。我们可能要迟到了呢。」

「司空是谁?」

「这座车站是他的杰作。刚刚我们走过来的隧道,也是司空修建的。总之,整个地下铁路,都是司空打造的。」

「似乎是很厉害的人呢。」

「虽然我觉得还是 Cyberspace 方便一点啦。」千代快步爬上了月台尽头的楼梯,「如果说是业务性使用的话。」

M.K. 想到了他见到千代的那间屋子。那里有壁炉,书架,柔软舒适的布质沙发。跟这大气华丽的车站似乎并不属于同一种性格。

「所以我们要去哪里呢?」

「去邮箱那里接司空,然后随便找个舒服的地方和他聊两句。」

「邮箱?」

走过了一条有些狭窄,却依然十分高大的走道之后,两人来到了一间大厅。这里的墙壁用一种粗糙的奶黄色石头砌成,上面挂着发出黄色柔光的球形电灯。墙脚下有几处花坛。现在没有开花,只有葱郁的绿叶,随着地下流淌的宜人凉风,轻轻摇曳。

千代小跑着,去到了大厅角落的一间小房子。很快,便拿着一个信封模样的东西回来了。

「因为司空觉得要是每次见人,都是以一个完整的人的样子去见的话,实在太累,太麻烦了。或者说,耦合度太高了。他的原话是,『我想活得抽象一点』。」

「所以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随着纸张被撕破的声音,M.K.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临近了。他转过身,面对千代的方向,看到千代手上正拿着一张字条。

千代大声说:

「司空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