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设定集

M.K.

MK-b.png MK.png
像女孩的样子 更像女孩的样子

启蒙:★★★(登场时)→ ★★★★★(最后)

非常可爱的男孩子,看上去很瘦弱,十分像女孩。

惟一已知的 Fixpoint,可以在平行世界之间维持独一性。

最高等级的术式用者,流派和所有已知范畴不同,在初期即可精确实施任意紧(Compact)术式。在「量」上并不如联盟的顶级法师或者奥千秋绯绫强大,但其「质」则是联盟无法企及的。

已知的技能列表

  • Q.E.D. (Quod Erat Demonstrandum)「此即我所欲示」—— 不是结束,而是开始的 QED。在过去一瞥宇宙的「原语」后,MK 走向了探索世界奥秘的道路,并乐此不疲。使用 Q.E.D. 后可以看破周遭事物的「规则」,从而制作出应对用的手段——或者证明无法做到。「手段」可能使物体,也可能不是。
  • E.H.Q. (Ex Hoc Quodlibet)「万物皆由此生」—— MK 作为 Fixpoint 的终极,打破规则的事象。然而,打破规则是一个恐怖的事情,MK 畏惧这么如此行动。

奥千秋绯绫(Ochsengiu Phelin; אוֹכסֶניוּ פיילִן)

平时的样子 戴有眼罩的样子

启蒙:★★★★★

从中世纪一直存在到现在的神秘人物,独立祕法研究者。最初为公教会服务、研究十字军东征以来、从「应许之地」(Terra Promissa)获取到的祕法;但在教会宣布不再支持祕法研究之后背弃教会,开始在游历欧洲,寻求新的祕法,以及破译它们的原理。

之后、其在英国时和当地研究者合作研究祕法——此事件刺激了学者协会的诞生。然而、奥千秋和学者协会并不是非常亲密的伙伴关系。在奥千秋离开英国之后,两者渐行渐远。学者协会后来发展壮大、四处笼络对祕法有兴趣人加入其中。

在巴黎和伊文斯(Eviens)合作的时候,两者开始发现了建模祕法的最佳方式,而这导致了伊文斯被学者协会刺杀的悲剧。从此以后,奥千秋便进入了和学者协会敌对的状态,独立地分离、重组祕法,让她掌握了和学者协会迥异的祕法体系:奥千秋将术式分解为「源体」(Sephirot;סְפִירוֹת)的组合,而这些源体在科学联盟眼中则有着「无穷多的复杂性和细节」。由于源体系统的奇异性,奥千秋是当前极少数可以在「大庭广众」下施法者:她所用的术式会对所有观察到的普通人产生不可逆的模因污染。

很少有人知道她最初的样子,目前最常见到的外观是拥有银色长发的女性。

所用祕法派系大多属于「约制」(Coerce)的范畴,即扭曲自己以适应某个「外壳」,进而让自己拥有更强的能力。手臂和面部皮肤因约制的副作用,造成了大量的腐蚀状的痕迹,同时眼部也称为独特的蓝色发光体状,因此戴着一个奇怪的奇怪的金属眼罩。对她而言,周围不是靠「看」的而是靠「感觉」的。

1992 年住所位于伦敦郊区的一个旧的天文观测站内,有一个巨大的窗户,里面放着一个大型的钟表状机械。

称号

  • 恶魔:仅学者协会会员死在她手上的就超过百人。
  • 叛教者:曾公然背叛公教会,20 世纪公教会改革后仍未移出名单的 15 位叛教者之一。
  • 长生的怪物:反复用祕法扭曲自己的缘故。
  • 联盟的死敌:学者协会以及科学联盟没有任何拉拢她的打算——它们想把奥千秋立即杀死,永绝后患。

已知的技能列表

  • 约制(Coerce):扭曲自己适应「外壳」的祕法范畴。奥千秋绯绫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个在此方面造诣深厚的人——因为约制的副作用过于强大,其他人往往使用一次就会受到严重伤害。
  • 以太凝霜:参阅 物体、术式和文献
  • 以太极光:参阅 物体、术式和文献
  • 「苍穹碎」:参阅 物体、术式和文献

“C”

和 MK 相识。(待补充)

“V”

(待补充)

栗子

liko.png
平时的样子

(待整理)

千代

启蒙:★★★(平时);★★★★(暴走时)

司空

启蒙:★★★★★

学城地下铁路的建造者,赛博行者,Lambda 骑士团成员之一,掌握强大的空间和构筑魔法。从不以完整面目示人,除千代、Hypatia 和偃师等少数几人外,尚无人见过其本体。

Daniel Mendel

启蒙:★★

雅戈

启蒙:★★

Hypatia

启蒙:★★★★★

科学联盟内观测者(Observer)与沉默者(Silencer)机关的首脑。代号的来源是古典时代终结时,在亚历山大港被狂热的基督徒处死的女学者名字,历史上其死亡是中世纪开始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Hypatia 本体未明,自联盟建立以来无人见过其真面目。在与其他联盟成员通话或用 cyberspace 交谈时使用一个短发的小女孩形象。性格腹黑顽劣,哪怕在通话指挥地勤人员执行有生命危险的任务时也能避重就轻开玩笑,听到决定性的情报后则会快速进入对联盟情报无所不知的认真模式。对本人的年龄与来源地三缄其口,联盟内传言该代号背后正是历史上那位女士,或是联盟基于在战争后期捕获的游离意识体开发的人工智能;本人对这类传言从来会答以捉摸不定的微笑。

Isabella Mitchell

启蒙:★★★★

学城商业区一家名为 Rolling Star 的凋敝咖啡馆主人。咖啡馆是商业区第一批入驻的商户之一,因为恶劣的服务态度、昂贵难喝的饮料和狭窄的环境而客人寥寥,但从未关门。Mitchell 本人绝少出门,多数时间坐镇咖啡馆读书度日。外貌是身材高挑匀称的年轻白人女性,对万事万物无差别地显露不耐烦的神色。

出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市,后在爱丁堡大学获得哲学学位。游历英伦三岛时卷入里世界战争,代替一名俄罗斯正教会相关的小女孩接下了一个永生不死、永病不愈、永醒不眠的诅咒攻击。获取了与神秘相关的知识后,跟随小女孩及其同伴躲避学者协会追杀,取道挪威、瑞典、爱沙尼亚返回俄罗斯。停战之后小女孩在俄罗斯长大,之后诞下 Anna Pavlova 。Mitchell 本人则只身游历中亚和东亚,作为异端法师成长起来,最后决意前往学城,在敌营中心等待同伴到来。

Anna Pavlova

供职于奥卡姆剃刀的杀手。有着盖过双目的刘海和及膝的长发,天然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有优秀的体术与剑术才能,惯用武器是一柄太刀,对法师的作战中偏好将自身术式使用量压低到勉强足够突破对方防御的程度,使用物理攻击制胜。有罕见的适宜意识体移植术的体质,平日在未接到集结命令时,常寄生在 Isabella Mitchell 养的一只英国短毛猫身上,之后咖啡馆的常客 Daniel Mendel 不知为何对这只猫十分中意,甚至取了一个叫「咸鱼」的外号。

出生于原俄罗斯联邦喀山市,母亲曾在战争中受到 Isabella Mitchell 的保护。出生后父母失踪,被一个联盟成员经营的孤儿院收容。在一次 Silencer 针对院长的锄奸行动中,和其他孤儿被挟为人质,成为仅有的幸存者逃脱,开始获得里世界的知识并憎恶法师。一个藏匿于亚空间的日本教团将她带走洗脑,施以专业的刺客培训,派遣去刺杀东亚地区的法师同行,屡次得手。在京都与 Curry 交手时败北被擒,教团覆灭,Curry 力排众议将她带到学城进行反洗脑的治疗,最后她同意在学城留下来,为新成立的对法师治安机关工作。对同僚的法师和一般人都不屑一顾,唯独对顶头上司 Curry 怀着不服气却不敢无视的复杂心态。

Curry

Scott

帕琪

启蒙:★★★★

学城西郊图书馆馆长,Lambda 骑士团创立者之一。精通东西方古代魔法及现代魔法,著有《现代魔法的构造和解释》,《术式的修炼》,《魔法空间的基本要素》等多部经典,被誉为不世出的魔法奇才。常与欧林猫及 Framett 同居于自己的魔法空间——不动的大图书馆内,很少外出。西郊图书馆则交由一名长者及下属成员管理。

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自幼体弱多病,患有哮喘。在罗马接受教育及魔法启蒙。5 岁父亲病逝后,随母亲颠沛谋生。辗转英国、法国、瑞士、德国、波兰、乌克兰、俄国等多地游学,研习西方魔法。在莫斯科接触到东方魔法后游历中国、日本和印度。17 岁母亲病逝后定居英国,潜心钻研东方魔法与现代魔法。之后受聘于学者协会,担任学城西郊图书与历史档案馆馆长,管理学城档案。

欧林猫

启蒙:★★

帕琪收养的蓝眼黑猫,由于在欧洲的森林中发现,取名欧林。跟随帕琪多年,常用其能力「衣鱼」操纵游丝来帮助帕琪整理并记录魔法。

Framett

启蒙:★★

吸血鬼少女,恶魔之妹,曾和恶魔姐姐、女仆长、园丁一同居住在学城西郊图书馆的前身——一座砖红色城堡之内。
1840 年,Framett 情绪失控引发大火,自己的翅膀也被烧毁。当她恢复意识后,发现一切焚烧殆尽,姐姐、馆内女仆和园丁都被烧死,于是绝望的 Framett 便将自己藏在地下图书馆的角落中不再见人。帕琪携欧林猫移居此地后,整理图书馆时发现了沉睡多年的 Framett,便将其翅膀用魔法尘晶修复,之后三者同居此处。

长者

关于长者的故事我们只能从与他聊天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他早年在东方世界似乎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不过年老后归隐了。长者脸型消瘦,眼窝深邃,大鼻子上架着一副玳瑁质眼镜。穿一身奇怪的长袍,用粗布绳带系在胸前。身上常披着蓑衣,总是湿哒哒的,似乎自带下雨属性。晚年在学城西郊当一名图书馆管理员,每日扫扫地,读读书,养养植物,自得其乐。

Ash

ice1000

李琳/椎名真夏

启蒙:★★★

墨翎/如月更纱

sarasa1.png
现在的样子

启蒙:★★(前期)→ ★★★★(后期)

来自中国一个古老而式微的家族,因为某种原因,更常用的名字是如月更纱。头发像姓氏一样墨黑,皮肤偏白。1974 年出生于中国成都市,1985 年随父母到移民英国伦敦。

十分有亲和力并且交际能力很强,是能和所有人都交上朋友的存在。几乎没有人见过她沮丧的模样,外表看起来相当乐观,对未来充满希望。考虑事情(除了钱以外)十分周密,但因此也显得拖沓。

相比那些有名的景点,她更喜欢去一些不那么出名的地方,其中不乏危险之地。不过,她总能依靠周密的计划和在某个村庄里学来的术式化险为夷——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术式。因为不断地旅行而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她很快就变得十分贫穷。最终,无计可施的她来到了学城的 Lovelace 馆,并打算在此地长期居住。

来到这里后,她迅速结交了许多的朋友,拜他们所赐,她得以在学城打了很多份工。最喜欢的工作是图书馆管理员,利用工作之便能让她读到很多的书。虽然她初到学城时便掌握许多有用的简单术式,但是似乎技止于此。到现在她也依旧只能施展简单的术式,水平和刚刚醒来时没什么变化。虽然天资平庸,但并没有浇灭她继续学习的热情。

虽然经济状况略有改善,但是她依旧喜欢旅行,只不过变成了较为短期的。因此,她依旧一贫如洗。

她的体能很好,但是并不擅长战斗。据她所说体能好只是为了能在旅行过程中遇到危险时能够快速地逃命。因为长期旅行的经历,她很擅长照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