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卡姆剃刀往事篇 - Chapter 0

孟德尔眯起眼睛,目光望向学城远方的天空。这是一个至少看上去波澜不惊的周五下午,如往日一般,地铁站附近各色人等络绎不绝,不论是性别、肤色还是装束都十分多样,与学城的身份相符。再过一些钟头,附近高校和研究院的下课和下班时间陆续到来,这个站的人流便会拥挤到几乎脚不离地便可进站的地步。这么想着,孟德尔的焦躁程度又多了一分——更何况看现在乌云层层压下,附近暗到路灯都提前亮起,而只有远方的天空有着亮光,看样子铁定有一场暴雨就要来临,到时候没有人会悠闲地在步行街乱逛,地铁站会更加拥挤。而孟德尔本能地讨厌拥挤的人群。

他在学城地铁 13 号线立水庄站无所事事等待了一下午。按理说,这种等级的地勤任务,和他这样万年坐镇联盟的研究人员不会扯上关系——普通的任务会分配到编制内的各个小组,而不能说的任务,会由不认识的大人物指派给看似与联盟无关的企业里的人员去做。那么也许这次看上去 trivial 到令人火大的任务实际上隐含了某种试炼?孟德尔这样暗暗安慰着自己。当然,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如路边社消息所言,联盟因为某桩不能说的大新闻,每个沉睡的齿轮都被唤醒起来全速运转,以至于人手缺到把他这样的成员都派到地勤工作里去。

总之,手里的终端里,除了中午时分发来,要求对联盟里自己负责的研究项目暂停归档,然后按规定时间到这个地铁站的命令以外,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了。收到第一条指示后,孟德尔一言不发地径直上楼,希望找值班的地勤主管讨个说法,却被拒之门外,下楼回到研究室时,终端收到了已归档的 Exodus 项目实验数据存档,而空无一人的研究室门口,两名保安对他面露微笑。犹豫了一下,孟德尔报以扭曲的微笑:「我衣服还在里面!」

两尊微笑的门神不为所动。

半晌无益的咆哮之后,孟德尔还是决定,至少表面上还是得遵守一下联盟的指令。他披着白大褂招摇过市,步行到最近的商业街自费买了套新的私服,久违地享用了一顿工作的地方不可能提供的大餐,然后按指令所说,到立水庄站等待进一步指示。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孟德尔低头看了下面前的少女。他看不见她的眼睛,对方的刘海如厚重的装甲般遮断了眼神的流露。从身高和衣物来看,也许是附近哪所高校附属中学的学生吧。

「有什么事?」

「我想借个火。」

孟德尔眨了眨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先生,我想借个火。」少女看孟德尔没反应,重复了一遍,左手不知何时夹上一根卷烟。

孟德尔一扶额:「你?抽烟?……哎算了,我这里有……」他右手无意识地摆成 Pyrokinesis 的起手式,接着猛地意识到这儿不是联盟的研究所,而是在地铁站外,光天化日之下,而他差点凭空控火——好……好危险呐……

「先生?您不舒服吗?」少女把玩着烟,饶有兴趣地一歪头。

「没事没事。那个,我没带打火机,你想买的话,你看地铁站对面的购物中心,里面有卖的……哎,那个是纪念版,大概不便宜……等等……」孟德尔话没说完,少女像是失去兴趣地喃喃道:「购物中心啊,知道了,谢谢」,头也不回地走远了。孟德尔长叹一声,正打算将这个令人不悦的少女赶出意识,终端震动起来。

来电的人物代号显示为「希帕提娅」。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通电话来自联盟——孟德尔工作用的终端与私人用的分开,尽管两者都是常年没什么通讯的类型。他接通了电话,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长话短说啦,孟德尔,你已经不在册了!不过不是开除,我们有新的——」

「开什么玩笑!Exodus 项目谁能接手?还是说就这么停掉了?」孟德尔不顾对方是「不认识的大人物」之一,当街对终端恶狠狠地低吼道。尽管声音带着愤怒,他的大脑却思考着另一个令人恐惧的可能性:Exodus 的存档数据已经被抹除,他加入联盟以来的心血付之一炬。而他凭自身的能力连备份都做不到。

「啊啊,那个啊——」对面的声音半是慵懒半是不耐烦:「存档什么的都好好帮你留着啦,什么时候启动下一轮实验都行的。实话实说,你也没时间忙那个啦,有个挺重要的活得交给你来办,看看你的邮箱。」

孟德尔暗舒一口气,手指在终端屏上划弄两下,看见第二条指令。没有文本,只有一张照片。照片噪点很多,像是监视摄像头在光照不足的地方拍到的人像。对象裹着黑色的风衣,双手插在口袋中,像是在快步行走的样子。表情看不大清,最值得留意的地方在几乎齐膝的长发,以及盖过双目的刘海。等等,这不就是——

「没想到联盟的大人物好这口,会派人去当跟踪狂啊。」

「孟德尔君,玩笑归玩笑,照片上的人你记准了吧?」对面的小女孩语气蓦然一变:「现在可是非常时期,本来其他老家伙都反对你去接触任务对象,还是我帮你把活揽下来了。不管怎么说,本次任务对象都跟你有些渊源,让你亲自做个了断,之后你可以为联盟发挥真正的才干,这可是我个人的判断哦。」小女孩在「真正」两字上特地加重了语气。

「记准了记准了。什么渊源和了断,你能解释得更清楚些么?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孟德尔君,你刚才说了『她』对吧?」小女孩的声音尖锐起来。

「嗯,有什么问题吗?话说我刚刚还遇见她,她跟我借火——」

「她在哪儿!?阻止她!!现在!」孟德尔的耳膜几乎要被声波贯穿了。他耳朵离开终端,发现尖啸声不仅来自终端,更来自四面八方——凄厉的电车即将过站的铃声中混入了人们的叫声。

呼啸而来的电车即将撞上那名长刘海的、带着淡淡病娇气质的少女。

to be continued.